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殷智贤专栏 | 2019,你为未来做了什么准备?(下)

家居 时间:2019-09-19 16:12:52 浏览:
这一篇是想和大家分享,当下我们如何认识设计师尤其本土设计师的特点与价值,从而更好地找到实现设计价值的有效路径。

这一篇是想和大家分享,当下我们如何认识设计师尤其本土设计师的特点与价值,从而更好地找到实现设计价值的有效路径。

在过去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延请设计师,这四五年也有相当一部分本土企业请本土设计师为自己的品牌做设计,深度合作的代表品牌有曲美&仲松之万物系列,荣麟&梁建国、周宸宸之荣麟良辰系列,HC28&梁志天、周宸宸、李希米、蔡烈超之HC28&都汇里系列等等。

对于更多想走设计驱动企业发展道路的企业而言,深入了解当下中国设计师的思考方向、创作焦点和个人特性,有助于更好地找到彼此的契合点。寄希望于某个设计师一出手就设计一个爆款的心态既不利于企业做出理性的判断,也不利于有效地管理好设计流程,最后的“爆款”也就只能是空想。

今年九月北京、上海两地展会中,几位中国本土设计师的作品或许可以让我们一窥设计可能打开的发展空间。

| 瞿广慈和他的稀奇系列:寻找情绪性同类

九月上海展上,作为设计师个人,阵仗最大的当属瞿广慈和他的稀奇系列。

无论是萌财神还是硬月饼还是十二星座系列,整个设计作品无不紧扣当下青春一代的热点:有趣、挣钱、过节、星相……

这是一种沟通,也是一场对话。

瞿广慈的产品除了应景的硬月饼卖499元,其他都是千元价位起步,但展位上依然围满了年轻的观众,从各位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的喜爱。这种情绪性同类才有的默契是稀奇备受关注的重要原因。

左:萌财神  中:硬月饼  右:星座系列

左:萌财神  中:硬月饼  右:星座系列

瞿广慈说:“萌财神是稀奇China新系列的开篇之作,我想用后现代的方式演绎中国传统的形象,就像日前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思路。如果我们现在不赶紧将中国传统的内容用现代的方式保留传续下来,中国传统的东西在不久的将来就什么都没了。”

从传统文化拿资源是任何一个有传承的国家的创作者都会采取的创作方式,但是生硬的移植不会被现代人接受,也无法真正进入日常生活。而如何做好现代化的演绎,稀奇做了一个很宝贵的尝试:从情绪认同入手,找到古典IP和现代人的情感接口。

企业如果想升级自己既有的产品是否可以考虑在工艺、材料等硬件之外,走情感软性升级的道路呢?

| 陈大瑞和他的木美:升级的挑战有几种?

陈大瑞今年推出的几件新品引起我的注意是他在回答“升级”这个问题时给出了几种不同的答案。

无论产业升级或产品升级,都注定不会只有一个突破口,但每个企业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怎么认清自己的长短,从而确立升级的策略,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而必须是理性论证的结果。

此次木美的晓路椅是多种材质结合的产物,作品的华丽感较之使用纯木或纯皮质上了一个台阶,但成本也上升了20%。如果你对你的受众很了解,知道他们有“升级”的期待,那么在不改变造型的前提下,做类似材料组合的创新是一条道路;但如果你的受众不想弃简就奢,做这种改变就可能是一场冒险。

云上长榻是对榻与沙发的双重突破,它改变了人们的坐卧经验,这种打破积习的设计如果遇到喜新的受众会是惊喜,如果遇到保守的人会是一种异类。“升级”在生活体验这个层面一直都存在着要么大获全胜要么一败涂地的反差,你能拿捏得准吗?这里不存在“新=赢”的公式。

左:晓路椅 右:云上长榻

左:晓路椅 右:云上长榻

| 周宸宸、武巍、袁媛和他们的坐具:家具和受众是什么关系?

设计周上,周宸宸的FrankChou、武巍的素元和袁媛的如翌在同一个展馆,我得以在同一个时段里分别体会三位风格迥异的设计师的三件坐具。

周宸宸的沙发线条简洁、犀利、直接,没有多余的话,色彩一如线条,冷静、理性、惜字如金,坐上去,对人没有欢迎,也没有取悦,家具和人是各自独立的关系,有点像商务关系。

武巍的榻儒雅、谦和、内敛,材质平顺、亲切,工艺十分考究,坐上去,人会觉得被充分接纳,但家具本身却隐藏了它自身的很多情绪,人会只觉察到自己的感受,有点像主从关系。

袁媛的沙发从线条到面料到色彩到填充物非常温柔,而且和人的身体有一种互动关系,家具和人像平等的朋友关系。

这三种状态对应的是三种属性的空间,也对应的是三种人际关系,三种生活方式和三种生活状态。

不同认知不同个性的设计师会给出不同的生活解决方案,但企业家和消费者能在多大程度上识别出其各自的差异,又如何确认哪一种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其实不能用形容词来定义和寻找,确定要用名词+形容词才能相认。

| 朱晖和他的风琴灯:工艺创新的价值

朱晖作为吱音的创始人,也是DOD展的联合策展人,此次推出了一件作品:风琴灯。

这个造型有着奇特的美丽,因为它在工艺上做了一种创新,“我们对传统门板吸塑工艺进行创新,首创隔胶分膜技术,从而实现了灯罩任意异形曲面加工。”没有工艺的突破,这个造型只能留在图纸上。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工艺创新是制造业的生命线,驱动工艺创新的动力不仅来源于降低成本,其实现在应该更强调新工艺可以实现新设计的价值。